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主页 > 茶市动态 >
青岛海青茶减产超50%价格微涨 品牌转型仍需加快时间:2018-05-13   编辑:niangshan.com
时过立夏,应当正是北茶收获的好时节,海青镇的3万亩茶园却并没有像去年那般繁忙。
 
 
 
  这座位于青岛最西南端的小镇的茶叶种植面积占了全市的1/3,在小镇臧家庄附近的北山茶园,记者看到,除了背风向阳的坡面,不少地方仍是一陇接着一陇的枯枝。“去年冬天出现了罕见的低温,今年春天又比较干旱,根据镇上农业服务中心的统计,受此影响,海青春茶比去年同期大概减产50%以上。”副镇长吴杰告诉记者。
 
 
 
  10点左右,采茶工李师傅结束了上午的采摘工作,正在镇上的海博茶叶专业合作社里进行一道名为“摊青”的工序——用4个小时的时间剔除枯叶、散去混合其中的杂草味。“采茶师傅清晨4点多开始采茶,整个合作社现在一天能收来三四十斤鲜叶,去年这个时候一般有200多斤,4-5斤鲜叶才能炒制一斤干茶。我自己有40亩茶园,80%的茶树都冻坏了。”合作社负责人徐效光翻动着手机相册里茶园的照片,很是惋惜。
 
  李传村在海青镇经营了一家规模较大的茶厂,自有茶园400亩,一半都盖了大棚,但今年春茶也减产了近2/3,现在每天大概只生产10斤干茶。
 
  据了解,这并不是海青茶第一次遭遇这样的冻害,怎么防治?吴杰告诉记者,作为典型的北茶,海青茶所面临的实际上是品质和产量的拉锯战。
 
  地处北纬36度的海青镇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山东省实施“南茶北引”战略最早的地区之一,也是茶叶可以露天过冬的最北端。防止茶树被冻,最有效的方式的就是扣棚。不过,据海青镇党委书记陈夕军介绍,镇上的绝大多数茶园是大田茶,大棚茶仅占1/20。
 
  为什么即使有冻害的可能,也不盖大棚呢?“扣棚的成本并不高,用小棚的话每亩也就是4千多元。”李传村说。
 
  “北方茶和南方茶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咱的生长期长、昼夜温差大,炒出的茶叶即使冲泡六七次,仍有一股甘甜的味道,南方茶冲过三四次之后就很寡淡了。海青茶贵在叶肉厚、豌豆香的品质,大棚里的茶叶生长期变短,味道和真正的海青茶很不一样。”吴杰道出了当地茶农不愿盖大棚的一个重要原因。
 
  据徐效光介绍,受低温影响,今年头茬海青茶大概从4月中旬开始采摘,比往年推迟了十多天。由于普遍减产,鲜叶的收购价格涨到170元一斤,比往年高三成,现在大部分是二茬鲜叶,每斤也得100元。在用工方面,今年采茶工的日工资大概为80元,也比去年多了10元。
 
  不过,产量降低,成本高了,成品干茶的价格却并没有“水涨船高”。徐效光告诉记者,合作社里真正炒制的一款春茶每斤售价为1200元。“比去年涨了10%左右,不敢涨太多,怕影响销路。”
 
  想要拓展销路,就要借品牌发力。事实上,和名头更盛的崂山茶相比,海青茶在名气上一直都有“略逊一筹”的尴尬,当地人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瑯琊海青茶、养心养生茶”,在通往海青镇的同三高速上,已经可以看到这样的大幅广告牌。进入小镇,可以看到徽派风格的海青茶文化博物馆、北茶商街等多个茶产业相关载体。吴杰告诉记者,海青镇共有茶叶专业村43个,加工企业200多家,备案的茶叶加工小作坊27家,目前,瑯琊海青茶已经成为一个区域公用品牌,全镇共申请注册了40多个茶叶商标,下一步,瑯琊海青茶还计划在北京和青岛市区开设旗舰店。
 
  想要打响品牌,就得确保品质。“我们依托黄岛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投资一千元引入了青岛唯一一个国家茶叶质量安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所有茶农都可以在这里免费检测农残、营养元素、污染物和理化指标。”陈夕军说。去年,海青镇获批市级特色食品加工基地,实行农药发放、生产、食品标签标识和出厂检验等多个环节的统一。
 
  干茶年产量达到260万斤,产值达到3亿元,在这座江北茶叶种植面积最大的小镇,品牌正成为农村经济转型的新方向。不过,就目前的情势来看,“瑯琊海青茶”的这条品牌化之路,仍需加快探索的步子。